有一篇文章《假如巴菲特要買比特幣,他會怎么買?》。

在幣圈的朋友都知道巴菲特對比特幣的態度是一如既往的討厭甚至是不屑一顧。他曾經公開說比特幣是“老鼠屎”。 文章從巴菲特如何巧妙地用合約在低價位買股票這個角度入手介紹了普通投資者如何可以用合約在低價位買比特幣。 而讀完這篇文章,我想到巴菲特在投資股票時另外兩個時常用到的“技巧”和“經驗”,覺得這兩個“技巧”和“經驗”用在數字貨幣投資中也是恰如其分的。

巴菲特的第一個“技巧”是“別人恐懼我貪婪”。它指的是在市場極度蕭條,投資者情緒整體極度恐慌甚至絕望的時候,要反其道而行之,積極發現潛力股,大舉加倉購買。

巴菲特最近一次完美演繹這個做法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發生后。 2008年,史無前例的金融危機使美國股市大跌,在市場最恐慌的時候,巴菲特出手,以“救世主”的姿態對高盛注資50億美元,給通用電氣注資30億美元。到了2009年,美聯儲開始量化寬松,美股開始反彈。在短短的半年之內,巴菲特投資的高盛和通用電氣價值就翻了一倍。

巴菲特曾說,“股災是上帝給價值投資者最好的禮物”。 這一點在數字貨幣投資上何嘗又不是呢?自2017年年底,在比特幣暴跌的帶領下,整個數字貨幣市場步入熊市。熊市持續至今,除了在去年有大概4個月的反彈以外,在其它時間基本都在震蕩。雖然比特幣現在的價格已經比最低時的3000多美元上漲了將近2倍,但也只是牛市高峰期價格的40%。

仿照巴菲特的話,我們完全可以說在數字貨幣投資中“熊市是上帝給價值投資者最好的禮物”。 收獲這個禮物,我們需要耐心和信心。 巴菲特的第二個經驗是對普通投資者的告誡。他曾經這樣說過:“大部分投資者,包括機構投資者和個人投資者,早晚會發現最好的投資股票的方法,就是購買管理費用很低的指數基金”。 為什么呢?因為大部分投資者不具備讀報表,甄別股票的能力,所以與其盲目的選股不如直接買入代表股票指數的基金。

巴菲特最近一次完美演繹這個告誡也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前后。 2008年,美國對沖基金Protege合伙人公司總裁特德·塞德斯賭100萬美元,相信自己復雜、高成本的投資策略會戰勝巴菲特的指數基金投資法。 賭約開始,巴菲特選擇了美國先鋒集團旗下基于標普500指數的保守風格股票配置。塞德斯利用集團5只基金,投向其他對沖基金。10年后巴菲特選擇的這只基金自2008年以來盈利63.5%,而塞德斯的“基金套基金”策略給投資者的回報率為19.6%。

如果不扣除基金收費,塞德斯的基金回報率也只有44%。 所謂的股票指數是指從一系列股票中抽取有代表性的股票按照一定的權重計算出一個指數,而基金公司就按照這個指數中各個股票的占比進行配置的投資方法。 這套方法同樣也可以用在數字貨幣投資中。 在數字貨幣投資中,我會選擇流動性好,共識度最高,歸零風險最低的主流幣進行配置。

當下比特幣的市值占整個數字貨幣市值的68%,以太坊市值占整個數字貨幣市值的7.3%。這兩者加起來,超過了整個市值的75%。所以普通投資者如果沒有精力選擇太多,就按照這個比例投資比特幣或者以太坊就足以。